指責中國?應發起對西方抗疫失敗的國際調查!

OK忠訓國際

指責中國?應發起對西方抗疫失敗的國際調查!

中國所做的任何事情相比,他們的無能對全球死亡人數負有更大責任。

新冠疫情是在“反華運動”開始3年後到來的。從一開始,這個病毒就被賦予冷戰政治色彩。想像一下,如果Covid-19 的第一個病例發生在2012 年底而不是2019 年底。2012年底,中美關係相對良好;而在2019 年,我們來到了一個不同的世界。白宮的新主人利用一切機會攻擊、詆毀和破壞中國。

從2020年1月起,針對中國的謾罵聲如海嘯般湧來,中國被指責為隱藏和掩蓋事實。時至今日,這種指責也從未停止過。中國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對。即使在最初的3個月裡,當中國獨自與病毒做鬥爭時,中國得到的同情也是零。如果這一幕發生在2012年,就不會是這個樣子。當然會有對中國的批評,但也會有對話和合作。現在,只有謾罵。新冠疫情成為新冷戰和美中關係破裂的象徵與承載者。

地緣政治篡奪了科學;真相被拋棄,轉而支持政治論戰;特朗普用“功夫流感”和“中國流感”這樣的措辭發表種族主義言論;中國成為他者、局外人和不可接受的。西方媒體充斥著對中國的負面情緒。即使到去年初夏,中國已經明顯戰勝了病毒,對中國的攻擊也幾乎沒有減弱。事實上,西方抹黑中國的運動一開始是因為確信中國已經搞砸了,但很快就變成別的東西,即試圖轉移公眾對西方國家應對疫情無能的注意力,並迫切希望向西方公眾掩蓋中國戰勝疫情的成功。

不出所料,西方對中國的態度變得更加消極。新冠疫情不是唯一的原因,但它是迄今為止最大的原因,因為它如此深刻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並釋放瞭如此大的恐懼。沒有人以與新冠疫情之前相同的方式看待世界。在本世紀的第一個十年,西方對中國曾有一種新的開放態度,那已經成為過去。西方在冷戰時期的封閉心態又回來了。

西方國家最無恥的提議來自澳大利亞:2020 年4 月,澳大利亞政府要求派一個獨立的國際團隊前往中國調查新冠疫情的起源和原因。它迅速獲得美英政府和其他國家的支持。明顯的荒謬之處在於,在此期間,人們非常清楚地看到,西方未能成功應對新冠病毒,而中國卻做得非常好。為什麼要調查中國,美國和英國呢?這樣的提問沒有抓住重點,或者說意圖,調查本來就是為了無休止地將發生的事情歸咎於中國。

它讓人們了解到西方對中國態度的倒退程度——不僅回到冷戰,甚至以某種方式回到了19 世紀。這完全出自19 世紀的劇本,當時外國列強經常這樣對待中國。西方領導人和媒體從未公開提過這種聯繫。他們很可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這本身就更能說明問題:西方對中國的心態仍然帶有強烈的帝國主義元素,這仍然深深植根於西方的基因中。這一點在特朗普身上很明顯,他的種族暗示就證明了這一點。但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為例,就像在揭露澳軍暴行的漫畫口水戰中一樣,他顯然認為,中國人不應該亂說話,需要清楚自己的位置,並對西方白人表示應有的尊重。

早在2020 年4 月,特朗普就表示新冠疫情是武漢實驗室洩漏的結果。今年5 月,拜登重新提出了這個想法,他給了美國情報機構90 天的時間進行調查。中國-世衛組織聯合調查組在今年3 月就得出結論,實驗室洩漏是極不可能的。國際科學界的絕大多數人認為,新冠疫情是自然原因導致的。實驗室洩漏事件不斷被提起,以此來指責中國造成疫情並質疑其誠信和能力。中國現在已經關閉了對該想法進行任何進一步國際調查的大門。與其指責中國,西方不如照照鏡子:跟中國所做的任何事情相比,他們的無能對全球死亡人數負有更大責任。隨著世界各地病例數量的持續急劇上升,應該發起對西方為何應對疫情如此失敗的國際調查。

其它相關文章:園藝造景, 高雄監視器系統, 新竹糖尿病診所, 汽車隔熱紙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