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變革創新要素,數字創新轉換發展動力

OK忠訓國際

數字變革創新要素,數字創新轉換發展動力

近年來,以數字技術和數據要素為核心的數字經濟不斷滲透到經濟社會的各個層面,對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產生重大影響。要實現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必須強化數字對經濟的滲透作用,堅持創新引領,通過數字對創新要素的影響賦能經濟高質量發展。“數字+”通過影響創新要素的生命力、流通活力、協同力,分別促進經濟發展動力轉換、效率增強、質量提升三個層面的高質量發展。

創新要素主要是指能支撐和推動創新活動開展、促進創新成果轉化的相關資源和能力的組合,主要包括傳統創新要素和新型創新要素。在數字革命下,創新要素被賦予了新的內涵與特徵。一是“數字+”通過提高傳統創新要素的“含數量”,催生新型創新要素,豐富創新要素的生命力。二是數字平台的應用推廣促進創新要素的高效化流動,打破創新要素因信息不對稱而無法有效流動的壁壘,提升創新要素的流通活力。三是數字技術能級的提升深化了創新要素的配置結構,提升了高端創新要素在配置結構中的佔比,優化創新要素間的配置比,提高創新要素的協同力。

經濟高質量發展不是忽略“量”只重“質”,而是在保證“量”的增長同時解決“質”的不充分發展問題。在新的發展階段與構建國內國外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下,經濟高質量發展更需要創新要素的力量。創新要素的有效投入使用能提高創新能力,集聚發展動能,促進經濟的綠色協調高效發展。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讓大眾看到了解決問題的答案,數字不僅促使創新要素“面貌”煥然一新,也成為創新要素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助燃劑”。

傳統創新要素在數字技術的高滲透性下的“數字量”不斷增加,質量得到升級,如傳統金融在數字技術的支持下發展為數字金融。在數字時代下,各類信息不斷湧現,而一切信息都以數據的形式在傳輸,數據將社會各元素更有效地緊密相連,成為對社會發展產生重大影響的要素,並作為新的要素貫穿於整個創新活動中。由此,創新要素的生命力通過數字賦能傳統創新要素的質量升級和催生數據創新要素得到豐富。

創新要素在數字時代下憑藉其旺盛的生命力賦能發展動力的轉換。一方面,升級後的傳統創新要素與新型創新要素投入能提高創新活動的投入質量,增強原創性創新的內生力,進而提升創新活動成果轉化質量,同時數據創新要素以其共享性、可複制性、無限增長性打破原有要素有限增長與供給的約束,充分釋放數據要素紅利,在培育新技術、新業態等新動能時逐步實現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另一方面,創新要素通過參與創新生產活動實現數字對傳統產業轉型的賦能。以數據要素為例,數據要素作為“連接器”,通過打通全鏈條生產環節將上、中、下游企業活動緊密相連,推動傳統產業數字化進程,促進產業的集約綠色環保發展,加快舊動能向新動能的轉換升級。數字技術在加速不同產業間的融合、創造新的發展動能中插上“羽翼”,如文化業和旅遊業在VR、5G等數字信息技術的作用下實現跨產業融合,激活文旅產業創新力。因此,要大力通過區域合作等形式培育數據等新型創新要素,完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創建區域性數據開放平台,優化創新要素發展的“軟硬”環境,確保以數據為主的新型創新要素生命力的延續。

“數字+”創新增強發展效率

在數字革命到來前,由於信息傳遞的滯後使創新要素因無法高效流動而未能發揮自身最大效用。近幾年,各地依托數字技術建立的大數據交易平台、科技創新公共技術服務平台等大量出現,創新了創新要素的配置模式,拓展了創新要素的配置渠道,如武漢市在2015年揭牌的東湖區大數據交易中心等五大交易平台不但“喚醒”大量的“沉睡”數據,而且促進了各類創新要素的流通與交易,使其迸發出強大的流通活力。

在數字平台的驅動下,創新要素的供需信息得到及時傳遞,促進創新要素打破時空界限及堵點,以市場為導向實現精準流通,改善市場供需關係,降低創新要素錯配概率與要素流通成本,擴大其空間流動和擴散效應,提高創新要素使用效率及配置效率。而在市場作用下,創新要素通過數字平台的反饋信息能準確捕捉並流向能最大化實現其價值的需求產業或地區,充分發揮自身對產業發展或地區經濟發展的貢獻,促進創新要素佈局與生產力佈局的匹配度提高,並通過強化創造能力提升生產效率。因此,要利用數字技術等夯實創新要素的流通基礎,不斷完善規劃創新要素交易平台建設,促進創新要素交易流通的頂層設計與製度建設,合理放寬制度約束,疏通創新要素流通阻塞,建立供創新要素流動的“綠色通道”,引導創新要素向高端產業、重點突破領域等流動。

“數字+”創新提升發展質量

在數字經濟賦能的前提下,創新要素中數據、數字技術等高端創新要素不斷增加,在創新要素投入中的佔比將逐漸增大,重構了創新要素。在此基礎上,各類創新要素以數字為紐帶,增加了創新要素間的配合性,實現了創新要素的有機聯動,促進創新要素配置結構合理化性,進一步提升與創新要素之間的耦合性提高,最大程度發揮配置效應,增強創新能力。

產業結構陷入低端鎖定、產品和服務供給質量較低是我國進行質量變革的重要原因。在質量變革下,實體企業間的競爭將由原有的低成本要素競爭轉變為創新能力的競爭,也即能否激發創新要素協同力的競爭。在創新協同、專家網等數字平台賦能下,創新要素的集聚方式將突破地理界限,實現虛擬集聚與協同,企業能通過其降低企業創新成本,增強研發能力,提高技術創新水平。其中,能有效利用各類數字創新平台加強創新要素協同力的企業,將通過技術創新水平的提高不斷提升自己的核心競爭力,而脫離創新的企業將在質量變革的浪潮中被替代,但產業結構將得到升級。

同時,企業通過增強技術創新能力提升增加產品技術含量實現高端生產,通過數字技術高效連接供需端增加產品服務含量實現柔性生產,通過數字平台上的智能管理降低產品廢品率實現精益生產,從而提高產品和服務供給質量。因此,不僅企業要轉變發展理念,由“貿工技”轉變到以數字技術等創新要素為引領的“技工貿”發展路徑,推進數字轉型產業命運共同體建立,也要推進企業、高校及科研機構合作,構建開放式數字協作創新平台,促進內外創新要素的互動、互補,提高創新協同力。

相關詞:硬化地坪價格, 高雄監視器推薦, 台北糖尿病診所, 高雄貼隔熱紙,